玄徵

改杜甫的《赠卫八处士》

昔别君未婚,后宫忽成行。谈笑藏机锋,问我来何方。


段子:平平无奇的古天乐为什么黑化

他就是丁鹏?还以为是个三头六臂的猛男,没想到这么平平无奇,只是个小白脸罢了。

古天乐(丁鹏)听到别人说他小白脸,很不高兴,于是变成了小黑脸。

[信协]有件事请各位保密


还记得剧中秀吉当众爆料了家康拉裤子还一本正经说要保密的操作吗?

《传次郎复仇记》影评

关于《信长协奏曲真人版》的口胡。


不是我非要口胡,这作品它启发了我的脑洞!


【影片主要内容】

从表面的剧情看,三郎和光秀是主角,传次郎是大反派,然而我们要透过现象看本质,这并不是一个传统的穿越故事,而是一个复仇的故事、一个被统治阶级逆袭统治阶级的故事、一个日本特色无产阶级革命故事:

穷苦百姓出身的少年,传次郎,家乡被暴虐的武士烧杀毁灭,矢志复仇,最终推翻罪恶的武士政权,翻身做主人。


【意象:爱与和平&火与暴力】

与三郎的「爱与和平」相对,影片中多次出现「火与暴力」的意象,与之相伴的是和三郎互为表里的光秀/信长、以及隐藏在武士集团内部的复仇者传次郎。


【人物点评】

传次郎/木下藤吉郎/羽柴秀吉

明智光秀/真织田信长

三郎/伪织田信长

池田恒兴

小春

柴田胜家

足利义昭


【传次郎】

传次郎/木下藤吉郎/羽柴秀吉,无产阶级革命者。


传次郎没有走人民革命的路线,而是选择投靠武士阶级,从内部发动政变夺取政权。最终并没有建立无产阶级专政,而是摇身一变成为武士阶级的领袖,领导着一个武士阶级主导的政权。按照我国的习惯,大概要给他扣上「右倾投降主义」、「改良主义」、「小农阶级局限性」之类的帽子。然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在战国日本的社会环境并不适合形成大型的农民起义组织,这个问题已经有很多专家学者讨论过了,这里不做展开。


剧中多个大名势力在烈火中败亡,暗示着革命之火生生不息,预示着武士阶级的政权终将灰飞烟灭。传次郎虽然不得不与武士阶级妥协,但他一次又一次用火与暴力毁灭武士大名家族,可见他始终没有忘记阶级仇恨,没有放弃革命使命。


伟大战略家……谁来着……曾经说过:「为了革命,可以与魔鬼合作,但是不能被魔鬼领导,而要由我们领导魔鬼。」传次郎就是这么做的,他经常与敌人合作,并且始终主导着合作关系,合作完之后也都顺利地铲除了敌人。其中包括他的仇人、具有魔王之心的明智光秀。其他被传次郎杀死或坑过的合作者还有段藏、浅井久政、足利义昭等。全剧第一坑队友,故意的。


从另一角度看,传次郎自身也蜕变了,成了一个为个人目的屠杀人民的人。他是什么时候完成蜕变的?有没有挣扎过?我们不知道,他一出场,就已经是那副郎心如铁、无懈可击的姿态了。分清主次矛盾很重要,传次郎的目标是复仇,而不是和平,他的仇敌是某个人,而不是抽象的火、暴力、战争之类意象。如果他以战争为敌,去和三郎一起传播爱与和平,他还能成功吗?


【明智光秀】

明智光秀/真织田信长,武士地主阶级反动派。


什么是「武士地主阶级反动派」?他们对自己的身份认同为武士,占有土地,对土地上的人民有处置权。在文学、艺术、娱乐作品中,他们是神勇的战士,神算的谋士,建立时代霸业的英雄。然而正是他们为了建功立业,不断兴起战乱,肆意奴役和屠杀人民。他们以杀人为追求,以切腹为归宿,对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同样漠视。


剧中的真信长,是一个杀伐果断、心机深沉的武士,为达目的杀人放火毫不心软。性格有点孤僻,与妻子归蝶关系冷漠,与家臣也不熟悉,本该青梅竹马的奶兄池田恒兴与他并未交心,信任的人似乎只有泽彦。以至于后来换了个人居然没被发现。


三郎出现之前,信长面临与弟弟信行争夺继承人之位的局面。父亲对信长下过不利的判词,母亲支持信行,家臣该站队的早已站好。两兄弟都不是善男信男,互相伤害已久。为打破面,信长寻求外援,岳父斋藤道三。所以信长初登场时不是在逃跑,而是前往美浓求援。


就在这时候,三郎出现了。见到与自己相貌相似的三郎,心思缜密的信长想到:「1-这是个偶然的巧合,2-这是针对我的阴谋。如果1-这是个偶然的巧合,可以忽悠此人做挡箭牌,他一定斗不过信行,等他被信行杀死,我就向岳父借兵,以弑兄之罪讨伐信行。如果2-这是针对我的阴谋,肯定信行没跑了,先暗杀我,再让此人假扮我病死。我只需将计就计,主动让此人假扮我。然后向岳父借兵,揭露信行的阴谋,并讨伐之。」


于是信长与三郎交换身份,一边隐姓埋名躲避(不存在的)追杀,一边等待时机。可是万万没想到,居然是三郎打败了信行,信长一脸懵逼。斋藤道三与三郎相谈甚欢的消息传开后,信长想到道三与三郎可能是同伙,于是放弃了求助岳父的计划。此后织田相继打败今川氏、斋藤氏。在信长看来,三郎已然是一方枭雄。


信长听说三郎与家人、家臣的关系非常好,比过去信长的人际关系好得多。于是(在剧情没有关注的角落里)信长蒙着面,去亲友和旧臣面前晃荡,结果无一人认出他来,反倒是听了箩筐三郎的好话。信长十分失望:「他们已经不是我的亲人和家臣了,变成了那个人的。不属于我的织田家,不如毁掉算了!」(╯ ̄□ ̄)╯┻━┻


信长化名明智光秀,成为足利与织田之间的牵线人。光秀认为三郎大有野心,为了上洛,不会马上杀自己。织田家如果上洛成功,就可以奉将军以令天下大名。其他大名如何能甘愿居于织田之下,稍加挑拨必然群起而攻之。这就是光秀毁灭织田家的计划。


接近三郎后,光秀以为三郎的傻白甜是装的,于是他也装,后来发现三郎真的是傻白甜。

光秀:「我不想干了。」

秀吉:「不干也得干,不然杀你全家。」


【三郎】

三郎/伪织田信长,知识分子改良派,空想资本主义者。


三郎读了十几年书,掌握了一些超越战国时代眼光的社会科学知识,试图通过让统治阶级调整政策,达到缓和阶级矛盾的效果。

三郎在日本特色资本主义社会中长大,相信这种社会就是历史发展的最好方向,将爱与和平作为改革的指导思想。

三郎想和其他大名讲和,其他大名被传次郎消灭了。

三郎想和宗教势力讲和,宗教势力被传次郎和光秀消灭了。

三郎想和将军讲和,将军被传次郎消灭了。

三郎传播爱与和平,他自己也被传次郎消灭了。


「三郎」属于张三李四王小明那种大众脸名字。很神奇的,作为2014年的高中生,不学历史就罢了,竟然也不看大河剧,不玩《战国无双》吗?作为日本人对日本史的了解度,居然不及一个欧洲河童。

本能寺之变在日本的知名度,应该和我国的赤壁之战差不多吧?我国会有人不知道赤壁之战是周瑜烧了曹操吗?……嗯好吧或许有。总之我自动脑补成:三郎穿越的时候丧失了部分记忆。

还有作为2014年的不爱学习高中生,爱好竟然是看小黄书和追女孩子。这年头,还有买纸质小黄书的宅男吗?还有表白多次仍百战不殆的宅男吗?……嗯好吧或许有。你就是那拯救书报亭产业的男人啊!


【池田恒兴】

想当个忠贞不二的武士,却总是情不自禁地变心。作为信长的近臣,因为失望而内通信行。为真信长驱逐三郎后,又将三郎追回。

然而忠君并不是衡量一个人物的好标准。换个角度,选择信行和三郎,都是想为织田家选一个合适的家主。那么他是忠于织田家的么?不知道。或许是忠于自己的是非观和价值观吧?


恒兴在剧中有两段感情戏,归蝶和阿市。

1、大老远跑去给归蝶求护身符,后来看到归蝶和三郎相处和谐,就失恋了。这是干嘛?如果老板和老板娘感情一直不好,你还打算挖墙脚吗?难怪信长不带你玩。

2、和阿市的感情戏,感觉是因为需要给阿市安排一个恋人,就随便拉了四人组里面最帅的那个来充场。

就这么失恋了两次。不过恒兴他到底有没有老婆的啦,按年龄不可能没有吧,如果有,还勾三搭四,不太好吧?不过剧情发展了几十年,剧中人物都没有老过,大概是「年龄忽略」的设定?


【阿春】

从三郎的言语中猜出他的身份,却没有挑明。村子因为三郎而被武士记恨之后,迅速想到利用三郎的身份去平息武士的愤怒。三郎被救走后,向村长献计,帮助织田消灭今川,既解决了与本村交恶旧领主,又讨好了新领主。同样出身贫寒、有觉悟、有计谋,你是女版的传次郎吗?


【柴田胜家】

凶巴巴的搞笑役。被枕头治愈那一段,好治愈。


【足利义昭】

将军的笑容多么生动,笑声多么动听,「这个笑容我来守护」。


【视频推荐】

孙权为什么死磕合肥?

寿春为什么是绞肉机?

看了这个视频我好像明白了。

什么什么什么,至今已觉不新鲜。

玉盘珍羞直万钱,至今已觉不新鲜。

丰年留客足鸡豚,至今已觉不新鲜。

肉为食兮酪为浆,至今已觉不新鲜。

壮志饥餐胡虏肉,又嫌不新鲜。

驱车布鱼肉,又嫌不新鲜。

猛虎不看几上肉,只因不新鲜。

宁可食无肉,只因不新鲜。


原句:李杜诗篇万口传,至今已觉不新鲜。(赵翼)


评价古人应该以「忠」为标准吗?

有的现代人,在讨论古人的时候,依然把忠节当做标准,只要有不符合忠的行为,就忽视其他成就,一竿子打沉。

简直是强盗逻辑。

每个人都想活下去、想出人头地,难道被统治阶级就应该对君主死忠,而统治阶级就可以理所当然的拥有臣民的忠心吗?哪个统治集团不是通过不忠、不仁、不义的手段发展出来的?凭什么别人就该对他们从一而终?

忠君思想本来就是统治者硬造出来的洗脑手段,又不是什么客观规律、普世真理。古人不得不妥协接受这种道德,还则罢了。有的现代人竟然自愿被洗脑,岂不可笑。

再者,有的人整天YY自己穿越到古代当皇帝,评价别人的时候就用忠孝节义,思想境界可见一般。

火影段子 假如扉间有孩子

千手扉间如果有(是有不是有了)孩子,你觉得是……

 A.扉间在实验室里用科技制造出来的。

 B.扉间在实验室里用忍术制造出来的。

 C.扉间被黑绝/柱间/斑/泉奈/尾兽/??抓走,这样……那样……之后产生的。

千手扉间:我就不能正常地和人类女性生个小孩吗?

千手柱间:可是你并没有正常地生过小孩呀。

扉:说起生小孩,我就要批评你了大哥。爸妈生了我们四个,为什么你只生了一个?难道生育能力一代不如一代了吗?

柱:在这件事上你没有立场批评我啊!\( T︹T )/

扉:我随时可以在实验室量产一批小孩!( ̄︵ ̄ )

柱:结果还是不走正常路线嘛。╮(╯▽╰)╭